EastwinD_

id=東風
一个道系写手 高三刚刚over

圈杂 低产 话废

爬墙极快 文力极低
慎关

【aph/亲子分】 Shape of My Heart 01


*一个au,安东尼奥(28)x罗维诺(16)
*灵感来自《这个杀手不太冷》





——————————
chapter01



下午五点的楼道里人声嘈杂。空气中汇聚着几十户人家的生活气息,仿佛将整座城市倒进锅炉里煮沸搅拌,又舀取了一勺,倒在这座方方正正的民居里。肮脏且滚烫。

我调整着步伐,尽量不徐不疾走上三楼。那隐隐约约传来的争吵声让我知道,隔壁2306的那对夫妻又在吵架。不算宽敞的楼梯旁坐着一个男孩,我记得,他是那对夫妻的孩子。

他穿着松松垮垮的衬衫和背带短裤,其中一条带子已经垂落下来,无精打采瘫在他的小臂上。他的指尖夹着一根烟,并用不属于他这个年龄段的熟练姿势掸落烟灰。

“下午好,真是糟糕的一天,不是吗?”

心里还未来得及思考,话已脱口而出。我扬起熟练的笑容,对男孩说到。而男孩并不认识我这个刚搬来不久的邻居,投来戒备的目光,没有回答。

我有些气馁,同时也意外地发现他的眉眼很精致,翡翠色的眸子透亮,偏薄的双唇紧抿成一条线。我应该再对他说的什么。什么都行。

可下一秒,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2306的房门里飞出了一只瓷碟子,重重地撞击在楼梯扶手上,摔得粉碎。男人的怒吼紧接着传来,还有听起来无穷无尽的扭打和摔东西的声音。

他依旧坐着,只一言不发地看着我,好像那是与他无关的事。他甚至不曾眨过一次眼。我略往后退了半步,将左手悄悄背到了身后。

“你不应该抽烟——我是说,虽然你的父母在吵架,经常吵架,可是你也不能抽烟,你看起来只有十四岁。”

“我十六岁。”他突然在地毯上粗暴地掐灭了烟,撑着地站起来,“他们是我的养父母,吵架跟我没关系。”

我快要退到楼梯下去了。眼前的男孩咄咄逼人,一双好看的眼紧盯着我,咬牙切齿道。

“还有,你是个多管闲事的人。”

他头也不回地走进了2306,大门被粗鲁地摔上。争吵声没有减少,而是变得朦胧遥远了一些。

楼道里再度恢复了滚烫肮脏的空气,仿佛刚才短暂的交谈没有出现过一样。我长长地叹了口气,收起了脸上全部的笑容。我快步走向2307,掏出钥匙开门。于是走廊的一切都消失在门后,连同黄昏的最后几丝光辉,一同隐没进黑暗里。




确认房门的几道锁已经彻底关闭,我逐渐放松下来。刚才有意在他面前遮掩,我抬起手,发现左手袖口的确有一块血污。

好在那并不明显。我脱下黑色的外套,然后卸下腰间的装备带,最后将固定在肩上的枪带卸下。熟练地将一切收归进装备箱,再将箱子塞进了餐桌下的角落。我揉揉自己的脸,发现自己依旧没有笑容。

对于我来说,维持笑容不是很累的事。不过需要笑的时候实在太少了。我奉行干脆利落的工作风格。如果能用一颗子弹解决,绝不扣下第二次扳机。

从十八岁离开家乡到这座城市来独自生活,眨眼间已经过去了十年。上帝眷顾,时常走在刀刃边缘的我活到了现在。其实我也经常忘记,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做杀手,虽然能支配别人的生命,可这又不等价于权利与自由。有时,我甚至会怀疑,究竟那个面无表情扼住别人喉咙的是我,还是那个笑着与邻居打招呼的人是我呢?

旧式房屋的隔音效果很差,隔壁那对夫妻的吵骂声仍在继续。我活动着身上的关节,心中漫无目的猜着那个家庭的事。我在那孩子的年纪时,似乎还是个把同校小混混揍得鼻青脸肿的不良少年吧。

如果不是父母双亡,我不会流亡到意大利,也不会选择这个职业。我的线人弗朗西斯说,我是个适合做这一行的人。因为我反应比普通人快,适应能力比普通人强,骨子里还有一股莫名的狠戾——其实我只是面对工作比较认真罢了。更何况我要杀的人,如果送去被法律制裁,也和死刑没什么区别。




一夜无梦。第二天清晨,我被枪声从睡眠里吵醒。我习惯于坐着睡觉,所以立刻从一旁的桌上拿过备用的枪,贴身于房门上,从猫眼里往外窥视。

枪声从2306传来。毫无章法,节奏混乱,应该不是职业杀手所为。我看见走廊里空无一人,偶尔有几个黑色身影在2306进出,伴随着粗鲁的叫骂,夹杂着“钱”“还债”的词语。

绿色的眼眸在我记忆里浮现。那孩子才16岁。我打开枪的保险摒住呼吸等待了一会儿,一阵惋惜与悲伤不可抵挡地萦绕我的心头。

叫骂声安静了下来。我深呼吸着平复心情,再度贴上猫眼,发现一个人影出现在走廊尽头的楼梯口。

是那个男孩。我有些惊喜,他的怀里抱着超市的纸袋,目光倏地落在自家门口,手臂颤抖了一下,于是一个番茄从纸袋里滚了出来。

杀手们审视着他。他低头避开那些视线。殷红的番茄映衬着从2306门内流出的血,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发觉他努力克制着颤抖,捡起了番茄放回纸袋。

随即他快步向前走着,目不斜视地经过了2306的门。我有些惊讶,又发现他的方向竟然是朝着我的房门。于是我快速离开猫眼用背抵着门,下一秒,就听见背后拍门声响起。

“我回来了。快开门。”

是个聪明的孩子,我想到。外面一片寂静,只能听见他清晰的声音。那里面没有颤抖,刚好可以让那些杀手们听见。我猜想这依旧不能打消他们的怀疑,所以他们一定正在静静地看着这里。

“快开门!我买了好多东西……”

拍门的声音近在咫尺。我犹豫了,他的声音里出现了一丝哀求。

“求你了,快开门……”




“求求你,不要杀我……”

我听过无数遍这样的句子。但是我第一次听见时,是杀手用枪抵着我父亲的头。他痛哭流涕,忏悔着自己做生意时手脚不干净,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我扒在窗外,露出惊恐的眼睛看向我的父亲。他只快速地瞥了我一眼,我便蹲了下去隐藏自己。

我的母亲横倒在厨房里,血已铺了满地。而我蹲在屋外的墙根底下,抱着自己的头,听见屋内传来一声枪响。那一秒我突然意识到,两个爱我的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们被人剥夺了生命,而我变成了孤儿。

之后的漫长岁月里,我永远忘不了父亲的声音和那惊慌的一瞥。我知道,有人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你,说明他对你是抱着希望的。他希望我好好活下去。

而我现在的确活着——在这昏暗的、不见天日的小楼里,在这脏乱又不近人情的世界上。门外枪声已经响过,而整栋楼都如同死去一般寂静,无人敢前来说半句话,更不要提报警——那些身穿制服的人从来不会插手这些事。其实我心里也很清楚,对于黑手党横行的意大利来说,这只不过是最平常的一天。

这里有无数扇门后藏着阴暗的秘密,于是每时每刻,都有生命在为之流逝。我知道自己注定无法脱身,深陷于此。




我看向猫眼,门外那双盛满希望的绿色眸子闪动。然后我将枪别在后腰,打开了房门。

“你终于回来了!”我对他笑着说到,“快进屋吧,我一直在等你。”




tbc
——————————
去年写的东西,纠结半天还是发出来了。
大纲早就写好了但是似乎没有毅力写下去,有没有后文还是看大家喜欢吧……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