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inD_

夏风如酒柳如烟🌿

圈杂低产话废道系
喜欢磕rps但是
不,太,长,情。

国家一级冷笑话选手
慎关。

【全职|伞修】Someday.


高中校园paro 架空 日常生活 文风随性

偏科学霸伞x全能学痞修

略友情走向?

带沐橙玩儿。

没有副cp 争取不ooc





第一章







九月。



风挟卷着凉意,向烈日之下的人们宣告了着秋的讯息。而大部分树叶仍固执地守着夏日,不愿让绿色褪去一丝半分。

这座城市的四季一直不太分明,时刻都带着南方气候的特点,像是那些褪去了锋利棱角的严寒酷暑,都在一阵阵春风秋雨里,无声化为温润。

例如学生们,最爱的就是这样的天气。可以在球场上肆意流汗不担心受凉。哪怕正烈日高悬,也要毫无顾忌地运动,释放那些储藏在身体里的,属于青春期特有的活力。



叶修背靠着操场边的领操台,把自己缩在一片树荫之下。他抬起头眯着眼,像是躲在避风港里的一叶轻舟,安静又淡定。

慢慢平复了呼吸的起伏,他睁眼,看见树影随风摇晃。阳光斑驳,散落一地悠闲。

由于之前操场整修,在这开学后的第二个礼拜,所有高一新生终于迎来了高中的第一节体育课。

体育老师貌似和善地告诉他们,第一节课没什么内容,跑完一千五就能自由活动。于是浩浩荡荡的男生队伍就满怀激情出发了,宛如一支乡下进城的农民工队伍,浑身力气,东张西望。

叶修心里一百个不乐意,边跑在队伍最后,边看着那些坐在篮球架下抱着球聊天的女生,感觉身心俱疲。

所谓的男女差异,真是年级越高越明显啊。

好在也只是慢跑。十分钟后,他结束了这趟“长征”,顺便拒绝了同学的篮球友谊赛邀请。毕竟这才开学第二周,他可不想和别的班的人因为一场比赛结什么梁子。

况且,他根本就不擅长这些体育活动。

外套被皱巴巴的扔在领操台的栏杆上。他休息了一会儿,在台子边坐下,拧开水瓶慢悠悠地喝掉了一半。

篮球场上,自己班正和四班打的热火朝天,然而毕竟配合还没什么默契,篮球总是脱手,这会儿又骨碌碌滚出了边界。叶修低头看着朝自己滚来的球,无动于衷。

此时,场内一名男生追出来,弯腰捡起了球,手潇洒一扬,又把球抛回了球场。随后他冲同伴喊了句什么,转身朝叶修走来。

叶修一愣,看了看身边一大排水杯,心想大约是来喝水的吧,人又放松下来。


“干吗呢?怎么不去打?”果然,男生灌下大半瓶水,看了看他随意问道。

叶修定睛辨认,发觉是自己同班同学,但是名字记不清。“不想打,怕结仇。”

那人颇为好奇,又问:“哦?你怎么就觉得自己技术好到能让别人恨啊?”

“和技术无关。这是天赋。”叶修耸耸肩。

“……”男生放下水杯,无语地看了他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这种天赋是指天生篮球打得好还是指天生招人讨厌,最后大概思考不出结果,说到,“好吧,那下回来打一场,我看看你的天赋。”



猝不及防地,他笑了笑,眉眼在光影里舒展了一下,好像在水面划开涟漪。叶修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转身跑回了球场。接住同伴传来的球,没有半句多言。

风又拂过,头顶有零星秋叶掉落。哪怕再抗拒,秋天也终是不急不忙地来了。



男生之间的友谊向来无需多言。有时候遵从的不是内心本能,而是客观规律。仿佛故事发生到一个阶段,情节就会顺理成章的出现一样。

叶修顺从这样的规律。新入学一周,基本没和人有什么交情。

而这个年龄段的少年总是朝气蓬勃的,好像见风就是雨,一有风吹草动就忍不住冒头围观。不像他,一天到晚都懒洋洋,不愿往人堆里凑。自然形单影只了一点。

他并不在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十几年都是这样过的,又能怎样呢。




这天下午最后一节的自修课上,叶修知道了,那个男生叫苏沐秋。

原因是上午的物理小测全班只有三个人全对。老师在讲台上报了名字,表扬了两句,就让那三人把自己的本子领了下去。

错题订正五遍。叶修错了八题,一共四十遍。他撑着脑袋算了算正确答案,复而趴在桌子上抄题。写到第七遍就不想写了。

窗外是下午四点的阳光。霞云未起,心已奔向黄昏。

反正只是订正,不交也无所谓吧。他阖上眼,心安理得地睡了过去。


他是个很容易做梦的人。有时候只是小憩两分钟,也会梦见模糊的人物光影和没什么逻辑的情节。同胞弟弟就从来没有这种情况,父母说他是脑子里装的事太多了。

他自己倒没觉得。

以往上课没少睡过,在教室里做的梦从不清晰。只是这次却不太一样。

梦里,好像是自己的弟弟哭闹着想离家出走,于是自己便偷了弟弟的行囊,率先逃出了家。

他走了很远很远,走进了一家网吧,坐下来开始打游戏。后来有个少年出现了,游戏打的很好,脾性也与他相投。一来二去间,他们便成为了朋友。


“物理订正要交了,你好了伐?”

前座的同学推醒了他,结束了他的梦。世界天旋地转,眼前又变回了课桌和白炽灯光线。

叶修的意识还停留在灯火辉煌的网吧里,撑起脑袋随口敷衍道:“快了快了,等会儿马上就好。”

不过他仍旧很久没有缓过神来。一转头,看见了斜前方的苏沐秋。他正将练习册合起。很显然,不用订正的这人已经连回家作业都写完了。


隐约记得,梦里那个少年常笑,笑起来眉眼舒展得很温柔。

叶修对这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毕竟他觉得,如果梦里一直有个男的笑还是挺瘆得慌的。

只是这个梦很玄乎,让他有些熟悉,又说不清是什么东西压在心头,堵的不畅快。




而叶修眼下不管这么多了,轻声叫到:“苏沐秋,苏沐秋!”

苏沐秋回头看着他,表情仿佛在说“你在叫我?”

“对,就你。”叶修扯开嘴角,睁着睡眼很是欠揍地笑了两下,“练习册做完了是吧?借我抄下。”

“……哦。”



叶修一边接过他递来的练习册,一边心想,这人现在肯定觉得我莫名其妙。不过没事儿,哥不在意,赶紧抄完才最重要。

他一边抄着一边心情莫名好了起来。苏沐秋的字不难看,写得快了有点飘。叶修多辨认了两下,抄的也飞快。

写下最后一字,下课铃响,放学后的教室立刻变得吵闹起来。物理课代表一排排地来收订正。

心情舒畅的他这才想起来订正还没写,见状想逃,赶紧把抄完的练习册往桌肚里一塞,拎上书包就要走。


“哦差点忘了……”走出去两步,他又退回来,看也不看就从桌肚里抽出练习册,高声喊到,“喂!苏沐秋!”

“啊?”前面苏沐秋正站着理书,闻声回头应到。

“你的练习册!”

“……卧槽!”

本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从几人头顶飞过,纸页哗啦啦地响,最后正落进怀里,吓了他一跳。

“谢了啊!”这边叶修来不及多讲,边跑边招了招手就一溜烟离开了教室。


苏沐秋不明所以,看着手里的练习册忽然有点想笑。直到下一秒物理课代表在他身旁大喊,

“叶修!别走!你订正还没交呢!”





这天放学正赶上九月的第一场雨。天色渐暗,细密的雨丝开始落进黄昏笼罩的校园,将最后一点暖意绵延进夜里。

教室里的人依然来来往往。苏沐秋看着手里练习册上的名字“叶修”,无奈笑了。

“这也能拿错……”



他笑起来眉眼舒展得很温柔。转头看见窗外,那人已走进了雨里,恍然如梦。



-
TBC

#私设世界观#

#有伏笔#

#主线剧情还是没营养的高中生活而已,以及偶尔打打荣耀的糜烂日子#

#看都看到这了赏个红心蓝手呗?#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