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inD_

夏风如酒柳如烟🌿

圈杂 低产 话废
道系
喜欢磕rps但是
不 太 长 情

(最近军训去了)
慎关

【盗笔/无cp/原著风】雨村随笔

说在前面:

去年820的文,翻出来发一发。

没有cp,尊重原著。

雨村里铁三角养老系列。。。

——


七夕

一整夜没有任何的梦,我还是睡到中午才起来,窗外已经阳光大好了。换上衣服我就出了门。雨不大,落在身上挺凉快。

刚来村子没两天,我已经习惯这种奇怪的天气了。站在大院里,我一边洗漱一边往山外看,淡淡的彩虹悬在头顶,像座桥。

如果这桥真能连到外头倒好了。我想起当时来这村的时候,几个人走在车都开不进来的泥路上,还偏偏碰上瓢泼大雨。那种浑身湿透的狼狈感觉真不是能想象的。

不过比起以前的日子是好了太多。我倒掉水,头发已经被雨打湿了,只好戴上衣服上的兜帽,往小楼里走。

路过寂静的一楼,我来到后院里。远远看见屋檐下的竹制桌椅边坐着一个人,是闷油瓶。桌上有一叠雨仔参糕,他慢慢吞吞吃着。却不见胖子的身影。

估计还在楼上睡觉。我也懒得多问,就在桌边坐下来。

糕点很好吃,可吃久了也不觉得有什么特点了。村里雨仔参本不多见,是我执意搞来这么多。我大口大口吃起来。不是说能长记性么,我也该补补。

雨越下越大,院子里的几棵植物几乎被压弯了枝。慢慢的也有屋檐上的雨水被风吹过来。我起身,和闷油瓶把桌椅往廊道挪了些。
人就是这样,一清净下来反而觉得骨头痒。我一下子想起以前几个人围着篝火嚼压缩饼干的日子。现在却窝在这小村里粗茶淡饭地吃着,也算是好着落了。不过听小花说还有很多人想隔三差五地来看我,我一下子又觉得自己变成珍惜物种了。

正这么想着,胖子就来了。动静还是那么大。他拿下挡在头上遮雨的衣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我说你们俩这什么记性啊,前院种的菜都快被淹了,还好胖爷我洗脸的时候看见了。否则白种了。”他说到。也不擦手就拿过糕点吃起来,我给他倒杯茶缓缓。

“本来也就种着玩的,这里又不缺吃的。再说了,这的植物怎么会怕雨淹?”我想了想,又说到,“唉,大不了再让小花送进来呗。”

来之前,小花已经接过了吴家的生意。解家已经彻彻底底变成个吞并巨鳄了。我想如果老九门先人还在,要被我气死。

所以就算是报答我,他也得把我好吃好喝地供着。虽然相聚十万八千里,也没手机信号,但我相信只要有钱,这都不是距离。说不定哪天解家高兴了,修条公路或者发电站什么的,都不算事。

茶壶里没水了,闷油瓶起身去堂里添水。胖子回头看了一眼,又神叨叨凑过来问我:“你没把昨晚咱俩一块儿喝酒的事儿告诉小哥吧?”

“没啊,咋了?”我把杯子里的茶喝光。

胖子“啧”了一声,继续神叨叨的说:“我这不是怕小哥知道咱俩喝酒不带他,心里难受嘛。”
“他又不是那种人,”我瞥他一眼,“都是兄弟,干嘛在意这些有的没的。”

胖子“唔”了一声,大概觉得我也有道理。

“可小哥话又变少了。”他又补充,“我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而且今天……”

这时,我看见胖子背后,闷油瓶拿着茶壶走过来。我使劲给胖子使眼色,他领会后急忙话锋一转,“……而且今天还是七夕节呢,咱就这么过了?”

“七夕节?”我问到。闷油瓶坐下来,似乎并不在意我们在谈论什么。

“好像是吧,八月二十号啊。”胖子看着从屋檐掉下来的成串的雨水,咂吧着嘴道。

我心说你这很明显是找话题嘛,三个大老爷们儿坐这谈什么七夕。胖子却继续说下去,“你说我要还是在北京城儿里,这会儿指不定搂着哪家小妞逛街去了……诶,对了,我想起来一事儿啊。天真,你觉得昨天来看咱的那小姑娘怎么样?”

“挺好啊,”说完我才反应过来,“我靠,你可别又真爱了啊。人家可是村长女儿。”

“那又怎样。你还说好的村支书没给我呢。”他道,“诶,这种日子里我是不是应该去村长家表示表示啊?”

“随你便。”我可没功夫跟他瞎闹。

“哟,那胖爷我还真得去瞧瞧了。”他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糕的碎屑,转身就走。“你和小哥好好待着啊,不用等我晚饭了。”

“你真去啊?”我回头看他。

“那是,我可要抓住机会。你们就等着胖爷我胜利凯旋吧!”他还是那副不靠谱的样子,朝我招手。

我笑了笑,也招手道,“去吧去吧。”

胖子走了,一下子周围都安静下来。雨声慢慢变得有节奏,像是什么古调。闷油瓶也不说话,我也不搭话。而且我没有像以前一样不习惯,反而觉得很舒服。

当然,有胖子在的时候也很舒服。我现在天天都很舒服。

闷油瓶仍然端着茶杯看雨,我看看他,把桌上的糕点朝他推,“再吃点?”

他摇摇头,大概饱了。我也不再说话。

我突然想到,昨天的那个小姑娘戴着几件民族的首饰。怕是让胖子想到云彩了。怪不得,我心想,看来也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容易脱离过去重新开始的。闷油瓶也是。甚至连我也是。

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吗?我看看边上的闷油瓶,觉得至少他有未来了吧。在这里养老不算坏事。

几个小时后,雨小了下去。我起身活动一下,感觉骨头都僵了。

闷油瓶也站了起来,收拾桌上的碗碟朝厨房去了。我转身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就觉得好困,好想上楼再睡一觉。

天晓得胖子要什么时候回来。我又回头看了看院子里的细雨。彩虹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笑了笑,一下子不困了。总不能等那闷油瓶来做晚饭吧,他敢做我也不敢吃。看样子改天大家都在的时候要好好检查一下,谁的厨艺最好。

“小哥,我来做晚饭吧。”我走进厨房。

雨声在我身后逐渐变弱,最后我几乎听不见了。

2015年8月20日,农历七月初七,天气雨。

我在福建,和他们在一起。没有人需要过这个节。

但是,还是祝所有人节日快乐。

这是第一个,有他的节日。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