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inD_

id=東風
一个道系写手 高三刚刚over

圈杂 低产 话废

爬墙极快 文力极低
慎关

【文豪野犬/双黑】《殉情苟活》


“你总说着要与人殉情,最后却还是一个人孤独死去。”
“可是在我看来这没什么差别。那一天,你带着我的整个世界一同死去。殉情后,只留我苟活。”

太宰治x中原中也
双作家,ooc预警
看完《人间失格》产生的脑洞,写了前一半,先存一下……
关爱写手,看过留评。

1
    “中原先生您到了吗?”

    “是的,我现在就在那家伙的家门口。”

    “那,那就麻烦您了……十分感谢。”

    早晨八点整,中原中也挂掉了杂志社编辑的电话,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这是一所再普通不过的住处,他并不陌生。抬手短促地敲了两下门之后,无人应答。他从地毯下摸出钥匙打开了门。

    来的路上刚开始下雨,现在的雨声正有渐大的趋势。他脱掉潮湿的鞋子走进房间。房内没有光源,依稀看得清单调的家具,沉闷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水汽。

    这家伙根本不可能开窗。与其说自己闻到的是水汽,不如说是混杂着腐烂味道的霉味,与方才室外的清新形成截然对比。房间不大,中原中也大步朝里走,刚迈开步子就踢翻了几个啤酒罐。

    “妈的,太宰治你死在哪里了,快点把稿子交出来啊混蛋。”

    他咒骂着走进里屋,看到一地的稿纸和啤酒罐以及一个倒在地上的人形。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雨声和光线勉强透过,使房间里多了一些生机的味道。他蹲下身,随手捡起几张纸,上面写满了潦草的句子和圈圈画画的符号图案。大多意味不明,或是根本无法辨认。

    中原中也甩开纸张,翻着白眼站起身,几个瓶子从他身边滚开。他用脚踢了一下躺在房间中央的人。“喂,死人太宰,你的稿子呢?”

    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回应。他从进屋就发觉有些不对劲,此刻的情形愈发令他隐隐地不安。自己的声音清晰地在静谧的房间里回荡。别无他声。

    连第二个呼吸声都不曾有。

    “太宰???!”

    他蹲下揪住地上的人的领子使劲摇晃,那人苍白的脸色没有丝毫血气,脖颈无力地向下垂。他霎时竟无法松开轻微颤抖着的手,同时突然想起了什么,捡过地上其中一个瓶子。

    安定。空瓶。

    “……他妈的,给我清醒一点啊!!!”

2
    太宰治醒来时,雨已经停了。中原中也坐在他的床边,喝着从他的冰箱里找到的啤酒。

    窗帘被拉至两侧,傍晚独有的夕阳将室内照得朦胧,物件上都被覆上了一层发黄的膜一般。雨后清新的空气随着风吹进来,太宰治睁开眼仔细看了看,确认了这是自己那个阴暗晦涩的房间。

    “我饿了。”他对中原中也说。

    “因为你刚刚去医院里洗过胃。”

    “我知道。”

    “你知道?”

他叹口气,“我知道中也如果发现了我,一定会阻止我的。就像第一次一样。”

中原中也往椅背上一靠,“那你知道我原本是来干什么的吗?”

“来替杂志社的编辑向我催要这个月的稿子。”

“……你他妈的既然什么都知道,那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啊?”他将捏瘪的啤酒罐往床头柜上一摔,黄色带气泡的液体溅了出来,“磕安眠药还喝那么多酒,你怎么不去死?”

“我也想啊,可是这次没有成功。”

他的语气平淡到仿佛在谈一件小事。风将他额发吹动,无神的双眼抬起看向中原中也,好像在说“这能怪我吗”。两人对视了几秒钟,中原中也一把伸手拿走椅背上自己的外套,转身出门。关门的声音震得玻璃窗哗啦响。

又生气了吗?这次要多久才能消气?认识中原中也这么久,他气得最久的一次是太宰治的小说在杂志上占了他的版面。那次好像也被骂过“怎么不去死”。可是,既然想我去死,那为什么还要送我去医院,又替我收拾房间?太宰治扭头看向明亮的窗外,夕阳余晖里群鸟飞过,视线里留下一片剪影。


中原中也走出公寓大门,穿上外套时正好手机响起。他接起来,那一头是杂志编辑的声音。这位编辑小姐原本今日是要亲自催稿,结果却因重感冒而请假。中原中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好心帮忙跑一趟,竟然赶上了自杀现场。

“中原先生!您终于接电话了!您早晨不是去向太宰先生要稿子了吗?怎么失联了这么久?大家都很担心你。”

“太宰他自杀了。”中原中也走到路口,从小水塘里看到了自己的面无表情。早晨过来时他的外套被雨淋湿了一些,现在已经干了。

“啊?!”电话那头是手忙脚乱的声音。如果杂志社失去了这样一位重要的作者会完全崩溃吧,销量和整体做派都会受到质疑。

“那稿子呢?太宰先生他……”

中原中也回想起刚才与自己对视的无神双眼,打断了编辑的话,“他就是个疯子。”


3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认识,是四年前。他们为同一家文学性杂志写稿。太宰治擅长写小说,短篇或长篇连载。中原中也大多写诗,偶尔的短篇也充满意识流。两人很快成为了杂志社的中流砥柱,作品越来越受欢迎。

第一次读到太宰治的作品,中原中也认为这个人是自己的知音。普通的作者写不出这样的文章,字里行间都散发着浓浓的感情色彩——悲伤,绝望,喜悦,希望。他仿佛将人世间的一切喜怒哀乐都掌握在手中,需要时便驱使释放。文字在他手中,可以如清澈的花香般沁人心脾,也可以如浓烈的迷烟让人浑然。

然而现实中却并非如此美好——太宰治是个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青年男性,充满人间烟火气。他对所有女性都格外的照顾,同时也格外享受玩乐。

于是顺理成章地,那个“知音”的想法被揉成团扔进了垃圾箱,中原中也开始看他不顺眼。两人除了普通的同事关系,很快成为了恶友。


太宰治第一次自杀是三年前,他站在横滨最大的那座桥上,和中原中也吹着风,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如何才能出单行本的话题。

他们正讲到如何在作品中构架出一个虚拟世界观时,太宰治毫无征兆地,一头朝河中栽了下去。

中原中也至今都记得他跳河时那个微笑。风迅速地掠过他发梢衣角,重力使他在半空中不断加速下坠,眨眼间就只留下了一串水花。而那个短时间内在视网膜一闪而过的微笑,甚至让中原中也以为那只是一个梦。一点短暂又不真实的梦,充满嘲讽。

“太宰治???”

中原中也几乎是立刻也跳了下去,冰凉的水四面八方地涌来,他费了很大力气才抓住了放任自己下沉的太宰治。他们在夏季泛滥的河水中翻腾纠缠,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不是因为河水,是因为被太宰治气得。

岸边杂草丛生,他拖着他疲惫地倒在其中。太宰治的头偏向一边,阳光照射下那双好看的眉眼紧闭着,水珠顺着额发流下来。

中原中也再一次没有犹豫,他喘着气骂了一句,掰过太宰治的脸,给他做人工呼吸。

“你他妈…脑子是不是有病?!!”

太宰治咳着水醒来,眼前是清澈透蓝的横滨的天空,耳边是熟悉的骂声。

青草的气息和泥土的腥味混杂在一起,他坐起身,看见身旁的人狼狈不堪的模样。

“中也,你知道,如何才能构架出一个世界吗?”

闻言中原中也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攥紧了拳头。

太宰治咳嗽了两下,茫然地看着眼前宽阔的河面,“首先你要完全了解我们所身处的这个世界,它是如何运行,它的规律是什么。然后你才能顺藤摸瓜地制造出一个不同的世界。”

“我想我早就看透了,所以才选择了写作这份职业。我期待着那里有什么,我以为只要我去操控一个故事如何起承转合,编排布局那些感情多舛,我就可以近距离接触一些暴露在外的感情,就可以接近人类的本质。”*

“我以为只要这样,我就可以找到一些活下去的理由。”


那是中原中也第一次看到太宰治露出那样的表情。

他知道他接下去想说什么。编排了这个世界那么多,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并不能改变现实一分一毫。所以活着就完全没有意义了吗?所以就果断选择了死亡吗?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为什么连一个简单的活下去的理由都找不到?看透世事又怎样?那你平时那副样子难道都是装出来的吗?

中原中也撑着地站起来,对他不耐烦地伸出手,“快点回家,你饿不饿啊白痴?”

“……”太宰治抬头看着他,愣了一会儿,空洞的眼里倒映出他背后的夕阳。

两只湿漉漉的手握到一起。

“中也,你是不是暗恋我?”

“没有。再废话我就把你扔回河里去。”

“诶,不要嘛,自杀和他杀完全是两个概念哦……”


TBC.

写手复健中,目前大概是三分之一的量,督促自己下周写完吧!感谢大家的红心!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