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inD_

夏风如酒柳如烟🌿

圈杂低产话废道系
喜欢磕rps但是
不,太,长,情。

国家一级冷笑话选手
慎关。

【双黑】给中也的一封情书

再次不负责任地撒糖。

大约是一封太宰写的情书。

掺杂了一些自己对双黑的理解。

ooc算我的,双黑算你们的。

比心♡

————————————


                港口黑手党  小矮人干部 收


————————————


中也: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打开了这封信啊。我还以为你会在看见的第一眼就烧掉呢。




    写信这件事,其实真的是我迫不得已。有些话我当面告诉你一定会被打断的,然后就会演变成无止境的脏话堆砌……就像你无数次对我做的那样。你真的是很容易生气的人呢。


    所以,我请教了与谢野医生,还有谷崎小姐和春野小姐,她们告诉我,如果这些话不得不说,那么写信应该是最好的方式了。同时还可以表达出我的诚恳。


    什么,为什么给你写信要请教女士们?这个嘛,当然是因为美丽的女士们通常细心且脾气好吧。这一点和你真是相差甚远呢。


    说到这里我脑海里又不禁浮现你气到跳脚的样子(虽然跳起来也没有多高)。除非战斗时刻,你平时几乎都不能心平气和地听我把话讲完。不,这当然不能全怪我,实在是因为中也身上值得吐槽的地方太多了。(这里我就不提你的帽子了。)


    ……等一下,先不要撕信。我为我上一段说的话道歉。拜托中也看下去吧。


    我知道,最糟糕也不过是下次见面被你打一顿。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所以请住手,也不要找打火机试图烧信。


    对,稍微平复一下心情,至少再往下读两行。

  


    写这封信的目的,其实是想问你一句话。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在我内心翻来覆去。我想要是再说不出来,根本不用你动手,我就会憋死了吧。


    所以,怎么样,觉得我们两个以后,可以在一起吗?


    当然不是开玩笑,也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把戏。我实在是太了解中也了,你此刻嘴里一定在骂着什么“混蛋”“青花鱼”“说这种话怎么不去死”之类的吧。那么,我现在照单全收哦。从今以后,不管你骂我什么,我都会听下去的。


    即便是骂我的话,也想多听上几遍。和你搭档这么多年,这些话我都听习惯了,你也稍微有点创新吧。


    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十分恶劣的人。你也一定这么认为。和你多介绍关于我的情史和为人都是无用的
,更何况你也不想听。其实我想,中也肯定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吧。




    还记得那时在黑手党第一次看到中也,好像才十几岁。红叶大姐和首领这么介绍说,这位是我未来的搭档。


    什么啊,是小矮子吗?看起来一点也不能打。当时是这样想的。然而没过几天就“见识”了你的实力。那次的伤口我可是好得特别快。也许是因为对于将来一同搭档的日子信心满满吧。


    后来在几次任务中,我慢慢了解了全面的中也。虽然嘴上总喊着要杀掉我,可是每次阻止我在敌人枪口下送死的也是你。我总是清晰都记得你抵在我额头上的枪口,也记得脖颈间你的锋利的刀刃。现在我想说,那么这条命就交给你啦,想杀或是怎么样的,未来请慢慢打算吧。




    关于离开——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和你解释。离开黑手党是我的决定,很抱歉那时候没有考虑你的想法。这件事不管过去多久,说起来我总觉得对你有所亏欠——并不是什么肉麻的想法,反而只是觉得我违反了搭档的约定呢。


    所以在与组织的对战中,我一直期待着能再次与中也并肩。我们可是双黑啊。面对区区组织的蝼蚁,根本没有输的几率,对吧?


    只是突然到了那天早上,我也许是有了名为胆怯的心理。并且习惯性地用厌恶的情绪来掩盖掉自己也没有发觉的期待。


    期待暴走的中也?这也有一部分吧,还有期待中也的污浊。不得不说,看着无所不能的小矮子上天入地实在是很享受的画面。


    而且,在将污浊无效化的时候,有一种感觉十分强烈。大概就是搭档吧,是毫无条件的信任和给予。


    一直以来也很想说,感谢中也,把自己交给我呢。




    ——那么,回忆就到这里结束了。以上内容都是与谢野医生建议我写的。她说美好的回忆可以使对方有共鸣。


    啊,可惜实在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了,只好翻一些旧事来写。真是抱歉。


    我想了一下,不管你对这件事的答复是怎样的——如果是答应就更好了——在未来的日子里,我还是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出现在你眼前,并且不可控制地使你生气。


    我还是会对你说出抱歉的话,并不知悔改。


    就姑且原谅我吧。我要几次,几十次地,朝着你在的地方走去。


    因为你是中也啊。






    最后很感谢你能读完以上一切。


    现在你再烧信也来得及。顺便,如果要当面骂我或者来揍我,我在侦探社等着你。


    如果中也愿意打个电话给我,我也可以冒着危险去黑手党找你。前提是如果你还存着我的手机号。
  



    嗯,怎么说呢,总之,我是想和你在一起的。




太宰治




Fin.




*有几句引用back number的《花束》歌词


评论(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