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inD_

id=東風
一个道系写手 高三刚刚over

圈杂 低产 话废

爬墙极快 文力极低
慎关

【2016】一份毫无营养的写手年末总结。

如题。

稍微承认一下自己也算个半吊子写手,今年还算过的充实,所以勉强凑个总结出来吧

最后还有打算开的新坑的露底。

 

一、 最喜欢的开头

 

       “中原先生,您到了吗?”

       “是的,我现在就在那家伙的家门口。”

        “好,那就麻烦您了……十分感谢。”

        早晨八点整,中原中也挂掉了杂志社编辑的电话,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这是一所再普通不过的住处,他并不陌生。抬手短促地敲了两下门之后,无人应答。他从地毯下摸出钥匙打开了门。

        来的路上刚开始下雨,现在的雨声正有渐大的趋势。他脱掉潮湿的鞋子走进房间。房内没有光源,依稀看得清单调的家具,沉闷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水汽。

        这家伙根本不可能开窗。与其说自己闻到的是水汽,不如说是混杂着腐烂味道的霉味。房间不大,中原中也大步朝里走,刚迈开步子就踢翻了几个啤酒罐。

        “妈的,太宰治你死在哪里了,快点把稿子交出来啊混蛋。”

        他咒骂着走进里屋,看到一地的稿纸和啤酒罐以及一个倒在地上的人形。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雨声和光线勉强透过,使房间里多了一些生机的味道。他蹲下身,随手捡起几张纸,上面写满了潦草的句子和圈圈画画的符号图案。大多意味不明,或是根本无法辨认。

        中原中也甩开纸张,翻着白眼站起身,几个瓶子从他身边滚开。他用脚踢了一下躺在房间中央的人。“喂,死人太宰,你的稿子呢?”

        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回应。他从进屋就发觉有些不对劲,此刻的情形愈发令他隐隐地不安。自己的声音清晰地在静谧的房间里回荡。别无他声。
    
        连第二个呼吸声都不曾有。
    
        “太宰?!”
    
        他蹲下揪住地上的人的领子使劲摇晃,那人脸色没有丝毫血气,脖颈无力地向下垂着。他霎时竟无法松开轻微颤抖着的手,同时突然想起了什么,捡过地上其中一个瓶子。
    
        卡尔莫钦。空瓶。
       
        “……他妈的,给我清醒一点啊!!!”


    ——《殉情苟活》太中

 


二、 最喜欢的结尾

        从杂志社出来,中原中也走了很多路,最后回到了太宰治的住所。
    
        没有人清理过这里,一切还是它们主人活着时的样子。可是当他四下环顾,却找不到一丝太宰治的气息。
    
        他给自己倒一杯水,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药瓶,倒了一把在手中,送进嘴里。
    
        然后他躺在了那张床上,闭上了眼。
    
    
    
        中原中也睁开眼。
    
        他拿起床头那瓶卡尔莫钦,忽然意识到,里面的药早就被换成了营养剂。
    
    
    
        横滨夜晚十二点,他在太宰治的房间里,放声大笑。

 

         ——《殉情苟活》太中 


三、 最满意的作品

 

        我试着回想了一下,最后也是摇头,“算了,别提了。往事都不要再提了。”

        胖子已经放弃了给萝卜苗搭塑料棚,和我说了一句就去厨房捣鼓午饭。闷油瓶慢慢走到另一边的屋檐下去,靠着廊柱看天。

        天上阳光被雨挡得模模糊糊,湿气让我有些点头疼。我们不再讲话,寂静中隐约听得到厨房里的响声,还有雨水淅淅沥沥的声音。

        小花和着雨水的拍子,手指在桌上敲着节奏。一开口,声音分明还是清亮的,哼着软绵绵的戏腔:

    “旧时心事,说着两眉羞。长记得、凭肩游。缃裙罗袜桃花岸,薄衫轻扇杏花楼。几番行,几番醉,几番留……”


        有些往事,作为传奇或许盛极一时,或许在很多人生命里留下过惊天动地的事迹。但往事终究是过去的事。我们可以偶尔怀念几句,却不能陷进去画地为牢。

        只要初心未改,我相信还可以走得更远更长。

        结局吗?我想,和预计的也差不了多少。


        “……也谁料、春风吹已断。又谁料、朝云飞亦散。天易老,恨难酬。蜂儿不解知人苦,燕儿不解说人愁……旧情怀,消不尽,几时休。”

 

    ——《雨村随笔 往事》盗墓笔记

 


四、 最讨厌的作品

 

        本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从几人头顶飞过,纸页哗啦啦地响,最后正落进怀里,吓了他一跳。

        “谢了啊!”这边叶修来不及多讲,边跑边招了招手就一溜烟离开了教室。


        苏沐秋不明所以,看着手里的练习册忽然有点想笑。直到下一秒物理课代表在他身旁大喊,

        “叶修!别走!你订正还没交呢!”


        这天放学正赶上九月的第一场雨。天色渐暗,细密的雨丝开始落进黄昏笼罩的校园,将最后一点暖意绵延进夜里。

        教室里的人依然来来往往。苏沐秋看着手里练习册上的名字“叶修”,无奈笑了。

       “这也能拿错……”

 

        他笑起来眉眼舒展得很温柔。转头看见窗外,那人已走进了雨里,恍然如梦。

 

    ——《Someday》伞修(写的乱七八糟的开头想了一下还是贴个链接)

 


五、 最受欢迎的作品

 

        ——那么,回忆就到这里结束了。以上内容都是与谢野医生建议我写的。她说美好的回忆可以使对方有共鸣。

        啊,可惜实在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了,只好翻一些旧事来写。真是抱歉。

        我想了一下,不管你对这件事的答复是怎样的——如果是答应就更好了——在未来的日子里,我还是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出现在你眼前,并且不可控制地使你生气。

        我还是会对你说出抱歉的话,并不知悔改。

        就姑且原谅我吧。我要几次,几十次地,朝着你在的地方走去。

        因为你是中也啊。


        最后很感谢你能读完以上一切。

        现在你再烧信也来得及。顺便,如果要当面骂我或者来揍我,我在侦探社等着你。

        如果中也愿意打个电话给我,我也可以冒着危险去黑手党找你。前提是如果你还存着我的手机号。

        嗯,怎么说呢,总之,我是想和你在一起的。


        太宰治

    ——《给中也的一封情书》太中


六、 最想填完的坑

 

        横滨的冬日带着些灰色的霾,前几日阳光还能勉强昏昏沉沉地投下,如今已完全罢工。失去暖阳的横滨只剩下日渐降低的温度,和不留情面如利刃般的寒风。近期的糟糕天气不断,也使口罩在市民间流行起来,人人都是一副冷漠的样子。

        港口驶进几艘货船,海风挟卷着水汽直扑人面门。中原中也站在卸货口边上,手中部下交上来的帐目表在风中猎猎作响。

        他看了一会儿,感觉到手机在口袋里震动。接起电话,对面是森鸥外的声音。


        “是的,首领,账目被动过手脚了。所有数目都被做平了。”中原中也看着不远处搬着箱子奔波的工人,每个都戴着口罩捂得严严实实,“但是这一批新货经过清点,比前两次多出了百分之十。”

        “可是按照合约来说,每次进的货都应该是相同数目呢,中也君。”
    
        “是的,首领。”运输工人口罩上方的眼睛正若有若无地观察着自己,他不自觉压低了声音。
    
        “那么显而易见前两次的数目是都是虚报的咯……啊……爱丽丝酱……不是说了不要再吃蛋糕……”
    
        “首领……”中原中也听着隐约有幼女的声音传来,按了按发痛的太阳穴。
    
        “……那么中也君,这件事由你全权负责……对了,顺便在回来的路上去河边找一下太宰君哦……爱丽丝酱!巧克力也不行……爱丽丝酱……”
    
        一阵嘈杂后通话就此结束,寒风中只剩他一个人无声地站着。中原中也放下手机,只觉得越来越头痛。他一边劝说自己要趁早习惯首领的癖好,一边握紧了拳头。
    
        妈的太宰。又跑去河边玩什么入水了吗。
    
    
        二十分钟后,中原中也出现在河岸边。他很远就看到了坐在河边的那个背影。少年彼时已长得很高,黑色的背影像是河边一块静穆的碑。中原中也走过去,毫不留情地抬脚一踹。
    
        那个身影却不偏不倚地向旁边一躲,堪堪躲开了这一脚。
    
        “你怎么还活着啊,混蛋太宰。这次又是什么理由?”
    
        “这次嘛,当然是因为河水实在太冷了,入水会很痛苦。”太宰治转过身看着他,仿若在陈述一件理所当然的小事。“但是,每次都是中也来阻止我跳河,也太没意思了吧。”
    
        中原中也瞪着他,“你当我想吗!要不是首领叫我来,我肯定第一个庆祝你死掉。”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暂时还不会死的。”太宰治说着上下打量了他几眼,“话说回来,是不是有什么新的任务?”
    
        天晓得他是如何知道的,自己身上到底有多少细节没逃过他的眼睛?中原中也回答:“算你猜对,的确有新任务了。”
    
        上一次使双黑的名声路人皆知的情形尤在眼前,太宰治不禁挑眉:“那么,这次是什么样的任务?”
    
        “我现在还不能判断。不过至少——”中原中也终于正眼瞧着他,对太宰治勾起了一边的唇角。


    
        “——又能大干一场了。”

 

       ——《Each time you leave》太中(未发)

 


七、 总结+展望

 

    我是林刻,也是青崖。俗话说的好,我低产,我骄傲。
    
    今年乱七八糟的坑都在混,年末停留在文野。作为一个写手真的是惭愧,码字速度赶不上脑洞速度。
    
    以上总结都没有把十分钟撸的小段子算进去。还是那句话,我再低产,也是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低产。

    最近脑洞又很多。《Each time you leave》是最想写的一个,关于少年们的年轻气盛与不计后果。可惜目前进度不佳。希望假期有空码出来。
    
    还有写脚本上瘾……一边听歌一边配画面爽到不行,还和我肘策划了假期剪mad……对,技术方面我完全不在行!
    
    如你所见我文风还没成型,还有很多文风想尝试。欧美翻译风格,日式风格,还有古风,都想有机会能试试看。(不是题材是文风,语言风格)
    
    然后——就这样吧。2017也请多多指教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