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inD_

id=東風
一个道系写手 高三刚刚over

圈杂 低产 话废

爬墙极快 文力极低
慎关

【犬狼/亲世代】For Better or Worse




*HP原著背景
*犬狼偏友情,凭个人理解。





西里斯·布莱克打开宿舍的门,他四下张望了一圈,偷偷摸摸走到了一张四柱床边。那是詹姆的床,他想詹姆应该将魔法史的作业放在了包里。

他回头看了看周围,似乎想确定宿舍里是否没有其他人,却突然发现另一侧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是你吗,莱姆斯?你怎么……嘿?你还好吗?你在出汗,发生了什么?莱姆斯!”



“哦……抱歉。我没事,谢谢。”



蜷缩成一团的人影慢慢回答到。莱姆斯·卢平在西里斯的搀扶下从床上坐起来。



“真的没事?你的脸色让我吓了一跳。我刚才几乎以为今天是满月!”



“不,当然不是,那是在周末。我只是想睡一会,显然是个噩梦。可能是因为感冒。”



“也许吧,你连晚饭都没去吃。不,我的意思是,抱歉,那天不该拉着你去看魁地奇。我没想到雨会越下越大。是我的错。”



他笑了笑,“没关系。你们愿意帮助我我已经很庆幸了。你知道,我有时候也不太清楚自己……”



“哦梅林的胡子,快别这么说!”



被西里斯打断后,看见他快要说脏话的样子,莱姆斯忍不住再一次笑了出来。他赶紧换了个话题。


“詹姆和彼得在哪里?为什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一个愚蠢的问题。”西里斯甩着他的黑发,坐在了詹姆的床上。他的动作太大导致床柱发出了危险的声音。可他完全不在乎,开始翻着床边詹姆的书包。“他听说莉莉在晚餐后会去图书馆一次,所以一吃完饭就抓着虫尾巴走了。我侥幸逃过了他的魔爪。不过,幸好如此,否则都没有人来照顾你。”



莱姆斯没有说话。西里斯停下手上的动作,慢慢抬头向对面的他。莱姆斯一挑眉,目光指着詹姆敞开的书包。



“哦——你得理解我,莱姆斯,魔法史实在是难以理解,我真的做梦也不知道妖精要挑起战争的几大原因……”



“很好,你不得不承认,你一定是在课上做的梦。”莱姆斯耸耸肩,“其实我的意思是,等会儿也借我抄一下。”



“当然!太好了,趁詹姆回来之前我们可以解决它!这样周末或许我们会有时间去霍格莫德溜达,再带点玩意儿回来。”



“去完尖叫屋棚之后?”



“去完尖叫屋棚之后。你知道的,我们一直都会在那儿。”





莱姆斯勉强地睁开眼,看见了昏暗的房子。光线从破漏的窗户里倾泻进来。尖叫屋棚,这很明显。满月后的第一个早晨,他赶紧抬起自己的手,确认了那不是毛茸茸的锋利的爪子。然后他发现了西里斯。他们都坐在破旧的地板上。事实上,他刚才一直靠在西里斯身上。




“西里斯?醒醒,你还好吗?”



“……哦……天亮了吗?”男人睁开眼,胡乱拨开在自己脸上过长的头发,“莱姆斯,你没事了是吗?这真是太好了。”



“不,一点也不好。西里斯,你不该在这里,你在被通缉!”




莱姆斯清醒了。他站起来,看着眼前那个邋遢的男人,似乎又觉得他和当年没什么不同——除了现在有很多摄魂怪在追他,争先恐后给他一个吻。




“是啊,被通缉,糟糕透了。可是谁会去在意一只狗呢?”西里斯抹了把自己的脸,站了起来,“一只昨晚几乎被狼咬死的狗。我正在霍格莫德游荡,昨天是满月,我想也许能帮你。说真的,感觉真有点儿怀念。”



“我知道,谢谢。”



“哦梅林的胡子,快别这么说!”



也许西里斯又快要说脏话了。两人都顿了一下,随即一起笑了出来。




“好吧,我现在必须回霍格沃兹了……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授,我的学生们正在等我。”



“卢平教授?听上去不错。那就多保重了,保持联系。我经常在这里待着,欢迎你常来……哦不,不是,我的意思是——”



他叹口气,歪着头的样子像是那条暴躁的黑犬终于温顺下来。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需要,我会一直在这儿。”



“……我知道。我得走了,再见。”



“再见。”






莱姆斯·卢平匆忙离开了尖叫屋棚——这个从来都有朋友陪伴他的地方。一路上,他想起了死去的詹姆,还有叛变的小矮星彼得,他们永远离开了这个地方,或许再也不会回来了。现在还在这儿的,还在他身边的,只剩西里斯了。




从打人柳的洞中钻出来,霍格沃兹的阳光正好灿烂照耀到城堡的每扇窗户上。他仿佛能听见学生们起床的声音,仿佛能看到哈利坐在四柱床上正戴上和他父亲一样的眼镜,黑发在脑后支棱着。他眯起眼,仿佛还能看到草坪上,有四个人在朝他走来。




月亮脸,大脚板,虫尾巴和尖头叉子。




仿佛从未离开。





Fin.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