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inD_

id=東風
一个道系写手 高三刚刚over

圈杂 低产 话废

爬墙极快 文力极低
慎关

【GGAD】两次被阿不思逃了,一次他没有






*三强争霸au的小甜饼,标题乱取
*双向箭头,ooc算我的






“你还没有找到圣诞舞会的舞伴?!”



餐厅里,格兰芬多长桌的一端发出一声惊呼。在众人将目光投来的同时,埃非亚斯·多吉连忙压低了声音。“你在开玩笑吧,阿不思?”




“并没有。我是认真的,为什么没有舞伴就不能参加舞会呢?”阿不思·邓布利多回答道。他正用羽毛笔修改着他的魔法史论文的最后一段。




“可是怎么会没有人邀请你呢?女孩儿们都应该很喜欢你啊!”埃非亚斯向阿不思轻声控诉着,仿佛没有舞伴的是他自己,“已经来不及了,今晚就是舞会,你应该主动一点!”




“不。的确是有些人邀请过我,但是我拒绝了。说真的,我只打算吃点东西就走。舞会只是一个形式,不是吗?”




“当然不!”




“……好吧,对你来说的确不是,埃非亚斯。祝你今晚和拉文克劳的那位小姐玩得愉快。我写完了。”




阿不思微笑着放下羽毛笔,拿起了自己的论文走向魔法史教授。作为第一个完成作业的学生,他获得了教授的几句夸奖。而当他回到桌边时,埃非亚斯依旧嘀咕着什么。




“我敢说,一定是因为你想要共舞的人还没有来邀请你。你不可能对舞会没有兴趣的。”




阿不思收起桌上的书和笔,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也许吧。我得去图书馆还书,晚上见。”





阿不思从图书馆走出来时,天色快暗了,霍格沃兹里到处是刚下课的学生。距离圣诞舞会应该还有几个小时。他看见餐厅里已经有家养小精灵开始布置了,门厅里摆着圣诞树,四处都是欢乐的气息。



布斯巴顿的女孩们说着话从他身边走过,似乎正讨论着谁的晚礼服能在晚会上引起注意;几个低年级的格兰芬多女生在他背后小声议论着德姆斯特朗的男孩……阿不思现在并不关心这些,他只想着晚会上应该会有很多糖果,以及自己抱着的这些关于龙血的书。他刚在图书馆发现的,打算今晚回寝室研究一下。




“你们听说了吗,格林德沃到现在还没有舞伴呢!他没有对任何人发出过邀请!”

“是德姆斯特朗的格林德沃?天啊,为什么!明明没有人可以阻挡他的魅力!”

“你想要去邀请他吗?我觉得他可不是什么绅士,小心应付黑魔法……”

“不,说不定他根本不打算去舞会。现在我们几乎人人都有伴儿了……”

女孩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传入阿不思的耳朵,他不由得留心了一下。事实上,自从三强争霸赛开始,几乎全校人都关注到了这个来自德姆斯特朗的金发小子——虽然他并不是参赛者,因为他声称对比赛没有兴趣。

可是他的实力绝对在现在的参赛者之上,阿不思想。第一场比赛时,他们在观众席有过短暂的交谈,而他流露出来的才华几乎让他惊讶。

很难想象他比自己小两岁,因为他们的智慧是如此相似。


阿不思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想这些。其实,就算他们都没有舞伴又如何?也许正如女孩所说,那个人根本不打算去舞会。他连三强争霸都不在乎,怎么会在乎舞会。这只是个形式。

阿不思忽然有些失落。埃非亚斯说的对,自己有时候应该主动一点。




至少现在,他为了那些糖果,还是应该回宿舍换上礼服。于是他抱着书登上楼梯。刚走过几级,就突然被挡住了去路。阿不思抬起头,竟然正是刚才脑海中所想的脸庞。



“晚上好,盖勒特。”阿不思听见自己说。他抬头对上那人的眼睛。




“晚上好,阿不思。你会去舞会吗?”


依旧是开门见山式的打招呼。阿不思几乎没有停顿地回答,“我想是的,虽然我并没有舞伴。”




“太好了,我也没有。”






金发的坏小子露出了笑容。那一瞬间,阿不思似乎知道了他要做什么,理智让他想要退后。可是脑海里还有一个声音在抗议着,他挪不动脚。




梅林在上,他祈祷着。他分不清自己是在恐惧,还是在期待。他只知道自己确实无法立刻转身离开。




女孩们说的对,确实没有人可以阻挡他的魅力。



盖勒特·格林德沃在他的目光注视下,走下两级台阶,缩短了他们的距离。像个绅士一样,他牵起格兰芬多的级长的手,放到唇边,轻轻落下一吻。






“我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吗?亲爱的阿不思。”






女孩们开始尖叫。

“哦梅林!那是格林德沃吗?站在楼梯上的那个?”

“好像是的……天啊他在做什么!对面的那个是谁!”

“是霍格沃兹的学生,那一头红色长发,我认识!是邓布利多!”

“阿不思·邓布利多?怎么会是他!”





听见有人惊呼自己的名字,阿不思终于回过神来,抽出了自己的手。也许是因为还带着围巾,他只觉得脸上发热。对面的人依旧满眼笑意注视着他,似乎很满意自己看到的。




周围开始有人聚集起来。门厅里安静了一些,几乎所有人都看着楼梯上的他们。




“不。谢谢。”



阿不思在一束束目光中,迅速逃离了这个尴尬的场面。






圣诞舞会随着第一粒雪花一同来临了。以及在这几个小时中,流言蜚语的蔓延速度达到了霍格沃兹史上的巅峰。似乎全世界都知道了德姆斯特朗那个耀眼的格林德沃刚才邀请了霍格沃兹的邓布利多。而后者拒绝了他,毫不留情。

所以当阿不思进入舞会时,所有人都目光都聚集了过来。埃非亚斯立刻朝他走来。谢天谢地,这个反射弧过长的家伙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似乎所有人都在谈论你。”埃非亚斯东张西望着寻找他的女伴,突然打量了一下他,“哦,阿不思,你袍子上的这些亮的是星星吗?”




“对,没错,是星星,我稍微用了点魔法。”




阿不思无心与埃非亚斯聊下去,于是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他犹豫又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对好友开口。


“听着,埃非亚斯,你说过我对舞会没有兴趣,是因为我想共舞的人还没有邀请我。我要说的是,那个人已经邀请我了,而我拒绝了。我,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埃非亚斯瞪大了眼,“得了吧,阿不思,你那聪明的大脑居然无法理解自己?”




“我也不知道,有时候理智总是会被战胜。我毫无办法。”





埃非亚斯还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可是他突然在门口看见了心心念念的身影,他漂亮的女伴终于穿着晚礼服来了。“快去吧,我可以自己找些吃的。”阿不思对他说。





于是阿不思一个人站在舞池外。十分钟后,他的口袋里装满了太妃糖和滋滋蜜蜂糖,心满意足地看着人们狂欢一般的舞蹈。音乐和甜味让他的心情好了很多,至少暂时忘记了别的事情。




当舞池里的埃非亚斯第三次踩到舞伴的脚时,阿不思看了看时间。也许接下来没有什么惊喜了,他可以提前溜回宿舍看书。





他转身要离开,正撞上了一个人。“抱歉……哦盖勒特?”



面前的人穿着合身的礼服,嘴角挂着合乎礼仪的微笑。那一瞬间阿不思几乎以为自己认错了人,眼前像是某个贵族的少爷。



“怎么了,阿不思,你急着去哪儿?”




“我想回宿舍看书……如你所见,舞会真的很无聊。”




“好吧,是什么书?”




“关于龙血的。上次在比赛上你提到过,我很感兴趣。”




“是的,我想我那儿也有几本书,上面详细记载了迄今为止历史上所有龙血显露过的奇效。不过那是德文的。”




“哦,没关系,我可以试着学习一下。”




盖勒特稍微露出了一些惊喜的表情,“那太好了,我想你能学得很好。”




“比你的英语还好吗?”




两人对视着笑了起来。阿不思在心中十分感谢他并没有再提起舞伴的事,很显然,目前这样的关系更适合他们。尽管他们都想着更进一步。


“我们去外面走走吧。”阿不思提议。他隐约感觉又有好奇的人投来了目光。


“我也这么想。”





他们很快溜出了大厅,漫无目的地四处走着。话题从龙血开始,到不同语种的咒语,很快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一场高谈阔论好过十场舞会。今晚夜色静谧,这样的圣诞夜在阿不思心中美好得如同童话一般。


后花园里已有很多年轻的学生们,或是私谈着情话,或是在昏暗处接吻。阿不思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和盖勒特走到这里来,至少此刻他已经无心再谈什么话题了。


他好不容易才忘记了那个尴尬的邀请。那个奇怪的声音又在脑中大叫起来,不能逃,你这次不能逃。


盖勒特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了几下,阿不思沉默下来。他低头摆弄着自己的袖子,那儿有一颗不安分的星星也在闪烁。



“月光让你的衣服很配你眼睛的颜色。它很美。”


盖勒特突然对他说。他不知道他是指月光很美,还是衣服很美,又或者是自己的眼睛。



那一瞬间又有无数想法呼啸过阿不思的脑海。他抬头看进盖勒特的眼睛,星星闪烁得厉害。




我知道他要干什么,阿不思想。




盖勒特正在靠近他,垂下眼睫,带着标准的一抹坏笑。距离几乎为零时,微凉的手指牵住了他袖子下的手。不知是魔力还是温度,他感觉到某种物质在他们相触的手中流过。




我知道,他说的是月光。今晚月光很美。


阿不思这样想到,因为月光正笼罩在金发上。他几乎快要闭上眼,等待这个吻的降临。







头顶传来轻微的声响,阿不思睁开眼抬头看去。那是一丛槲寄生,悄然绽放。


他猛然推开了他。


“不,对不起。晚安盖勒特。”





那些闪烁的星星迅速消失在夜色里 。阿不思捂着自己通红的脸,恨不得立刻幻影移形。但是在霍格沃兹,他现在所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快地跑着离开。




但他知道。盖勒特也知道。他不可能逃的再远了。




因为两次都被阿不思逃了。






被抛在原地的盖勒特也抬起头看了看。槲寄生开得很好。






这次他逃不出他的心了。







END.




评论(1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