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inD_

夏风如酒柳如烟🌿

圈杂低产话废道系
喜欢磕rps但是
不,太,长,情。

国家一级冷笑话选手
慎关。

【双黑】那是属于一对天作之合的信赖






*突发奇想的小短文。
*纯刀不含糖。






白色的病房。

一切看起来都是柔软无害的。纯白的窗帘,纯白的床铺,床头柜的花瓶里甚至插着纯白的满天星。太宰治一边走进病房,一边心想着,这与他那位搭档的品味可是天差地别。

可他那位搭档正躺在病床上。太宰治一瘸一拐走到病床前。伴随他的脚步声的,只有仪器发出的几声轻微的“滴——”。



“还活着吗……太幸运了吧。”

太宰治还不是很习惯自己受伤的右脚。他喃喃着勉强站定了,看着病床上中原中也被氧气面罩遮住一半面容。这是他从未想过的情形。

一片寂静。




没有了中原中也的反驳,如果再自言自语下去只会像一个白痴一样。这太愚蠢了。他歪了下头,视线落到旁边的仪器上。他不是很看得懂那些数字,但如果是中也的话,那应该一切正常吧。

他耳畔似乎又是枪林弹雨的鸣声。那些失重的弹壳,破碎的呼喊。画面一帧一帧地在脑中闪过,伴随着血液肆流。

太宰治再度看向他的搭档。中原中也紧闭的眼睫,丝毫没有了戾气。人人皆畏惧的重力操使,此刻无比地沉默。

这样死一般的寂静里,他想起了森鸥外的话。



“太宰君,中也君的失控,并不是全由你一手造成。那种场合之下,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不应该这样任意使用自己的能力……这并不是信任的问题,太宰君。”

并不是信任的问题,吗。

可如果不是信任,中也又怎么会放心地使用污浊呢。他当时肯定以为,我绝对会赶到的吧。


那如果他醒过来,一定会气得揍他。太宰治这样想着。“混蛋太宰,怎么不过来制止我?你在等着我连你一起杀掉吗?”他一定会这样说。

毕竟,我们可是搭档啊。



太宰治的目光最后停在了中原中也的手上。连接着输液管,骨节清晰,依稀看得见青色的静脉。他还是很少见到他不戴黑手套的样子。

他又抬起自己缠着绷带的手。也是这双手,在那一片血污中抓住了另一双。



虽然,为时已晚。



“信赖究竟,何罪之有?”他问。

这也是他在港口黑手党留下的最后一句话。那天以后,没有人再看见过他。






天作之合,不复存在。




Fin.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