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inD_

夏风如酒柳如烟🌿

圈杂低产话废道系
喜欢磕rps但是
不,太,长,情。

国家一级冷笑话选手
慎关。

【GGAD/Tomie】 Majeure or Magic 04



*平行世界设定,内含演员真人rps注意避雷
*小甜饼日常,全篇瞎扯瞎扯瞎扯,请勿代入

(依旧不会插链接,前情请进主页)




04 在这个夏天

巴希达觉得自己的侄子最近很奇怪。就比如现在,她再一次抬手在门上敲着,可是门里似乎毫无声音。


这坏小子是不是施了静音咒?邓布利多家的那个男孩似乎也在里面,他们又在做什么秘密的实验……巴希达嘀咕着,不厌其烦地在门上继续短促地敲着,“盖勒特,亲爱的,已经晚餐时间了。”

门突然被打开了,她的侄子扶着门看着她,一言不发,脸色似乎不是很好。“你们在做什么?”她关切地问到,“为什么要施静音咒?”


“因为我们在做一些实验。”另一个声音响起,随后红发少年出现在盖勒特的身后。他看起来温和得多,向巴希达微笑的同时碰了碰盖勒特的胳膊,“有爆炸的声音,也许会打扰您休息,所以我们用了一些静音咒。”


“哦你还是那么体贴,阿不思。”她宽慰地向他说到,“我想你们可以花十分钟清理一下你们的实验,我在厨房准备。晚餐绝对合你胃口,亲爱的。”


“谢谢,我会留下享用它们的。”


巴希达带着满满的愉悦下楼了。盖勒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关上了门,一转身就发现阿不思在偷笑。

“你在笑什么?”


“不,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刚才不说话的样子很有趣。你明明满腔怒火却一个字也不能说。”


盖勒特依旧沉着脸,随手挥着魔杖使乱糟糟的房间逐渐变正常,“我以为你知道我在为什么生气。”


“因为巴希达姑妈的敲门声打断了我们?”


“当然!”十六岁的金发少年冲他说到,语气里有了一些孩子的影子。他又突然看见了什么,表情变得更加不可置信,“你什么时候穿好衣服的?”


“就在你起身开门的时候。你姑妈以为我们在做实验,没有人会敞开衣领做爆炸实验的。”


他觉得自己无话可说。“好吧,挺好的。也许是晚餐的时间了。”


阿不思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的恋人本质上比他小两岁,偶尔会做出一些幼稚的举动。但他该死地喜欢这种幼稚。所以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当盖勒特抬头看向他时,他凑过去印下一个吻。


两人只是短暂地相触一下,随后就分开了。盖勒特果然没有饶过他,手臂紧紧揽着他的腰,他们的鼻尖抵在一块。


“介意我再一次解开你的扣子吗?”


“当然,”阿不思笑吟吟回复他,“我很介意。”


他低头再度吻住那双唇,用热情的攻势冲垮了阿不思浅浅的回应。他们很快纠缠在一起,阿不思感觉到那只不安分的手又蠢蠢欲动起来。他收回自己刚才关于“喜欢这种幼稚”的想法。这简直是小心眼。


接下来,他先一步抓住了试图伸进衣服下摆的手,安放回腰部,然后抬手勾住了对方的脖子。其实这是认输的表现,因为他很少主动,现在他们贴得几乎没有缝隙。

“下来吃晚餐!男孩们!听见了吗!?”


这次盖勒特几乎是心满意足了,“马上就来。”








当Toby坐下后才放下了卫衣的兜帽。明快舒适的音乐灌进他露出的耳朵里,灯光暧昧,他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你为什么一路都戴着它?”坐在对面的人漫不经心地翻着菜单。


“因为我现在是个无家可归的人。”他让自己陷进椅子里,“这太丢脸了,我从来没有这样过。我最近运气糟糕得可怕。”


而Jamie从菜单上方抬起眼看了他一眼,笑得神秘莫测,“我最近运气倒不错。”


“比如?”


“比如刚刚抓住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你。”


“……”

Toby明显还想就这句话里的误区发表一些看法,但是下一秒,一个长得像酒吧老板的人走了过来。他和Jamie愉快地聊了几句,然后顺便带走了菜单。

“所以,你说让我开心的含义,就是带我来酒吧?”老板一走,Toby就立刻看着他发问,“而且老板是你的一个朋友?”


“有什么不对吗?你得学会放松,亲爱的。”


“我当然可以!”


他几乎是喊出来的,上半身稍稍离开椅背,再度靠了回去。可这不能说明什么,他想,自己根本做不到放松,特别是此时此刻。


酒被端了上来,玻璃杯反射出一众光斑跳跃。透明的液体在杯子里安静地待着。他也安静地待着,像是一个赌气的孩子。

Jamie看起来很无奈。“你这样很扫兴。”


“那我可以走了吗?我记得是你把我从家门前的台阶上带走的。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Toby几乎是恶狠狠地说。


“不,我不能反悔。”


“你可以的。没有这样的规定,你没有义务管我。”


“我知道。”他侧坐着勾起嘴角,语气轻松得像在谈论天气,“可是我乐意。”


下一秒,Toby就突然失去了一切底气。他承认他缴械投降了。这些话背后显然有别的含义,可他不敢猜测。同时他后悔自己的迟钝。也许自己本来可以全身而退的。


他拿起酒杯灌下喉咙一大口,却发现酒精浓度根本不够高。


“听我说,这一切是没必要的。我们刚认识不超过一周。”


而Jamie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不,你不觉得我们认识很久了吗?”


看见Toby一脸疑惑的表情,他继续说下去,“也许几年前我们就认识了,而我们都忘记了。”


“这是一个假设?”


“不,是事实。”Jamie稍微认真了一些对他说,“你瞧你现在还是没有想起来。我们很久以前见过的,所以那天live时我看着台下的你会觉得眼熟。”


“不,不可能。”


他否认得太快了,Jamie措手不及。这样的谈话进行不下去。


Toby只知道对方现在无论说什么自己都会全盘否认。毫无余地,不能商量。他隔着一层朦胧的雾,也许一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对方的真实想法。可是他不敢。他想要离开,酒吧里的音乐躁动不安,刚刚喝下口的液体在喉咙燃烧。


整个酒吧都洋溢着热情与欢纵,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格格不入的年轻人,面对面沉默着。他们中间隔着两杯酒,和一场尴尬的谈话。


一首音乐结束。他们其中一个站了起来。


“好吧,既然你没有想起来,那我帮你回忆。”








晚餐时他们讨论了关于变形术的话题,巴希达也给出了很多有考据的理论。他们相谈甚欢,阿不思觉得比在自己家吃饭好太多了。晚饭后,阿不思和盖勒特再一次来到了河边的小山坡。又到了施咒的日子。


“这次是什么?”


“你可以猜猜看。”阿不思笑着收起魔杖。火焰仍旧在熊熊燃烧,一缕蒸汽缥缈而起。


盖勒特回想了一下他们的经历,最后向他的恋人提出请求,“亲爱的你希望我用读心术吗?”


“那样我会用大脑封闭术的。”他的请求被拒绝。


早就预料到这样的回答,盖勒特无奈笑着说出自己的想法,“好吧,那我猜这与情绪有关。我们都会有情绪不好的时候,比如今天我们被姑妈打断了很多次。我没法克制自己。”


“没错。所以我们或者可以依靠彼此的力量去缓解。”阿不思说,“看,我就知道你能猜到,不需要读心术。”


“这是因为我们的心意相通,不是吗?”他牵起他的手,夏夜里手掌中有了几丝微凉,“在这一点上,我们不需要魔法。”

“只需要爱。”







Jamie径直走向了酒吧的表演台边。正好赶上一首歌结束,他和话筒前的演唱者沟通起来。Toby看着他接过那把吉他,然后坐在了话筒前。他替代了演唱者的位置。


果然是这里的常客吧。Toby这样想着,虽然很不情愿看着他,但是目光落在那里后却无法移开。


稍微明亮一些的灯光下,Jamie试着吉他的音,稍微调了一下弦。酒吧里大部分人都注意到了已经换了演唱者,纷纷投去目光。他听见有女孩在讨论他,也听见台下似乎有熟人的声音,还有点歌的声音。但他选择忽略这一切。

“这首歌送给台下的一个人。”

两束目光终于相接。短暂的几秒内,Toby不知道自己脸上此刻是什么表情。他看着他,仿佛回到了那日的演出。

他在台上,他在台下。周围人声鼎沸,灯光暧昧,而他们彼此相望。




“I'll wait for you in the dark
Arms outstretched comforting lover
My bones may be falling apart
But I'll wait for you come this summer"




这一切是不可抗力吗,还是称为命中注定更加合适?


脑海中闪过无数画面片段。夏日炽热的空气翻腾,灼烧皮肤的温度,年轻人肆无忌惮的笑声。


他看着台上的人低头扫着和弦。节奏间的空隙与他相望,眼睛里藏了一切言语。


还有,还有,令人惊叹的魔法。他几乎要遗忘了,有一个魔法世界,曾经在他的生命里短暂地出现过。

如果这也是魔法的话。他看着曾经短暂相爱过的恋人,想到。他情愿这是魔法。


他情愿这是现实生活中一段荒诞,不可言说的故事。没有人相信,也没有人理解。现在过于离经叛道,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可走。




“My bones may be falling apart, but I will wait for you come this summer.
My bones may be falling apart, but you will help put me back together."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come this summer.

一曲终了。Jamie在人们掌声中走下舞台。桌边空荡荡的,一只酒杯里已经空了。


酒吧的老板也鼓着掌朝他走来,本想问他怎么突然有兴致唱歌,看见情形却话锋一转,“嗯?和你一起来的人呢?我看他刚刚还坐在这里。”


“不知道,也许他溜得特别快吧。”Jamie耸肩。


“趁你唱歌的时候不告而别?为什么?”


“或者是落荒而逃吧。”他说,“但他再也逃不远了。我知道。”





TBC.



————————
两个世界的时间差是混乱的。反正也是我瞎扯不用在意。
那首歌源自微博上有一个JCB唱歌的视频,看得我心脏骤停。而且歌词十分ggad。
btw这真是我写得最久的一章。应该下章完结,虽然已经看不出自己在走什么剧情了……
所以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谢谢红心and评论。你们都是我写完它的动力。比心♡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