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inD_

夏风如酒柳如烟🌿

圈杂低产话废道系
喜欢磕rps但是
不,太,长,情。

国家一级冷笑话选手
慎关。

【蔺靖】江湖之远




*小短文。一个古风试水,纯练笔。



——————————

他见过江湖的,他想。在很久以前。







那江湖又是什么样子?他却再无法想起来。他只隐约记得山间的蹁跹白衣,他躲在竹林瞥见一角,后悔自己没能窥见全貌。

那大约是什么少年侠客吧,他猜想。尽管对方衣着是华贵的布料,可萧景琰就是从他身上看见了侠气。一剑一势都仿佛劈开整个竹林。

彼时他也不过是一个小皇子,祁王很宠他,小殊也喜欢跟他玩。他还未见识过这般浩荡的侠气。

但他知道,自己生来就与江湖儿女是不同的。姓氏与血缘,都注定他日后无缘江湖。

所以他没有出声。那白衣在青叶间时隐时现,他转身继续去寻找捉迷藏时不知所踪的小殊。







——我爹说了,这琅琊山上有座琅琊阁,我爹和阁主是不打不相识的好朋友。你可能是看见阁主在舞剑了。

——可那看起来不是阁主,那个人年纪与我们相仿。

——不是阁主就是少阁主呗。你还真是个木头脑袋,这江湖都是琅琊阁掌握着,这整座山都是人家的地盘,还能有谁在竹林舞剑?






他不知那时小殊是否见过了所谓的江湖。之后赤焰案发,祁王与林氏冤死,自己也被留在军营无处可去。十几年来,他未曾见过江湖。

那人人口中都提到的江湖。他只窥见过一角,在竹林里素白的一角。








——江湖儿女皆是快意恩仇之辈,和你脾性倒是相当。

小殊后来对他说到。虽然自己那时只能管他叫苏先生,可他真心羡慕。

再后来,他认识了蔺晨。

琅琊阁少阁主不屑于朝堂勾心斗角,同时也看不起他这个太子。双手一揣,端的是好身姿,斜着眼打量了他一圈。






——嗬。这将来的皇帝倒是个美人胚子,可惜了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了美人处庙堂之高啊。






小殊在一旁笑着骂他没正经。萧景琰不知如何回应,只得抬手摸摸鼻子,心虚地别开视线。

也是奇怪。当朝掌政太子见过大风大浪,却在一介草民面前知羞。他看着那晃荡的素衣墨发,只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不是滋味也没办法,蔺晨没说错,他终要回到那高高庙堂去。此后岁月里,他在朝局摸爬滚打,直至登基,其中少不了琅琊阁的暗中帮衬。

常常夜里梦回,还是年少的竹林间,白衣翩跹。







萧景琰登基后,大梁一派河清海晏,他终于体会到了那把龙椅之高。整个大梁几乎尽收眼底,身侧满是形形色色的人。他时刻提醒自己,万勿忘记本心。

而琅琊阁也再没有参与过政事。

榜单年年按时照发不误。人们都说那当今阁主爱舞剑,端的是一副好身姿,仿若将那江湖快意都化在剑锋里。一招一式,劈开浩荡天地。






我也曾见过江湖一角的,萧景琰想。

不过彼时年少春衫薄。不知江湖之远,庙堂之高。






——————————


一直很喜古风,也很喜蔺靖。但这真的是第一次尝试……
心里很虚,所以如果喜欢请告诉我
拜托大家。比心♡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