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inD_

id=東風
一个道系写手 高三刚刚over

圈杂 低产 话废

爬墙极快 文力极低
慎关

【GGAD/Tomie】 Majeure or Magic 01





*平行世界设定,内含演员真人rps注意避雷
*可能有bug,全篇基本都是瞎扯
*只发糖,没有刀,没有玻璃渣







01 你把这叫做不可抗力?





阿不思第十次拉开窗帘朝外看时,终于看见了夜色里有一只猫头鹰正扑棱着翅膀朝他飞来。


半小时。他这样想着,也许盖勒特遇见了什么突发情况,又或者是他们的猫头鹰终于厌倦了每晚无数的通信。阿不思打开那封信,信上的第一行文字印证了他的一些想法。


“抱歉回信晚了,巴希达姑妈一定要让我读一读她手中那本书,她的耐心讲解实在是太可怕了,我关上了门。但是那本叫做《魔法世界外的一切》的书还不错,明天我们可以一起研究一下。”


结尾是潦草的签名,阿不思看着那快要飞出纸张的墨水,几乎能想象他当时的焦急。是啊,他等了三十分钟,而平时的夜晚他们几乎是三分钟一封信。


虽然自己也很焦急,否则他不会冒着被弟弟发现的风险不断地拉开窗帘。那会惊扰到楼下羊圈里的羊群。可是很显然,盖勒特比他更急,字写得像被夜风吹乱过。他抚摸着信无奈地笑了出来。


阿不思走到桌前,拿起羽毛笔开始回信。


“你应该对姑妈有礼貌一些,如果她真的那么推荐你读那本书,那么说明你真的需要。我不介意多等一会儿。以及听起来书很不错,我很愿意和你一起研究,晚安,明天见。”


猫头鹰带着信昏昏沉沉地飞出去了,阿不思觉得这段飞行路程会永远刻在它生命里。这次不到三分钟,他收到了回信。


“那么我会早一些来找你,无论你弟弟是不是在家。现在是睡觉的时间了,尽管我现在迫不及待想见到你,但是晚安,祝你好梦。我们明天见,亲爱的。”


阿不思拿着信纸不知所措。他还不是很适应对方直白的话,七月的夜风吹乱了信上的字,也吹暖他的脸颊。


猫头鹰咕咕地叫了两声,现在是深夜。被年轻的情人的爱意冲昏头脑的阿不思躺在床上闭上眼。他暂时没有思考能力,但总觉得这美好得有些过分。







Toby睁开眼,正是英国时间下午三点半。


他记得自己吃完午饭只是想窝在沙发里看会儿书,也许是因为阳光太好,他居然睡了过去。


窗外灿烂的阳光正落在地板上,反光使他的眼睛稍微有些难以睁开。这是一个难得的大晴天,他想。而我却待在家里,看书,午睡,真是浪费。


可是,既然阳光可以照进窗户,我为什么要出门?他又想到,并且不自觉地噘着嘴耸了耸肩。这样的理由被他不知道用过了几百遍,以说服自己心安理得地宅着。当他正拾起掉在一旁的书时,听见了手机开始震动。


这吓了他一跳。他将书放在一旁的桌上,四下寻找着手机,最后在几个靠垫下找到了它。震动已经结束了,屏幕上显示着未接来电。


不断有新消息跳出来。他挑眉,发现依旧是朋友在呼唤他出门逛逛。


“周六去看演出吧!我听说你家附近新开了一间livehouse”

“这周六会有很多乐队的演出。相信我,这绝对令人惊奇,你无法想象那些乐队的魅力”

“你一定要去!”

“你在吗?”

“还是你在家睡着了?”

“?”

“回答我好吗???”


瞬间被朋友的一堆消息淹没,他倒吸一口冷气,抬手迅速打字回复。


“不,我周六有工作。是真的,经纪人已经通知了”

“很抱歉我没法去看演出,玩的愉快”


没等到朋友回复,他就先一步锁上了屏幕,然后把手机屏幕朝下盖在了桌面上。他对上帝发誓他没有骗人,周六真的有通告,而且是一周前就敲定了的那种。


看,我也想出门玩乐,但是工作不允许。他再次在心里为自己找好了借口,脸上甚至露出了一些得意的微笑。所以,除非有不可抗力,通告被取消,否则我是不会答应的。他继续想着,然后心安理得地坐进沙发里。







“这太不可思议了。”


阿不思把目光从书上移开,发现身边的人和他是同样的表情。他们都被那段文字所震撼到,在彼此的目光中发现了跃跃欲试的光芒。


如同昨晚信上所说,盖勒特的确一大早就出发去邓布利多家找阿不思,但是他半路就被阿不思拦住了。原因是这个早晨,阿莉安娜不知为什么而情绪很不稳定,阿不福思正在安抚他。阿不思担心如果这种时候盖勒特出现,会点燃阿不福思的怒火。于是他提前出门,拦住了盖勒特,和他一起来到了河边。


现在,他们坐在河边的树荫下,周围是盛夏里疯长的草木气息。阿不思将那本《魔法世界外的一切》摊在腿上,盖勒特靠在他身边,两人挨得很近,用一上午读完了这本书。


“所以我们真的可以对另一个世界的人产生影响,通过魔法。我们甚至可以对另一个世界的我们做一些安排。”盖勒特指尖在书页间翻找,语气里带着少有的一些惊喜。


书中内容并不算多。阿不思原以为这会是一本讲麻瓜的书,事实证明他错了。这些内容远比麻瓜要有趣得多。


盖勒特依旧在翻着书页,迅速浏览着已经读过的部分。他靠得有些过分的近了,金发蹭在阿不思的脸上。阿不思身体向后靠在树干上,开始背诵书中的内容。


“……用精纯的巫师血液与清水混合,再将魔法注入其中。在木星闪烁的第二日夜晚,用业火将其蒸发,蒸汽会带着魔法传输到另一个世界,而那个世界中拥有与这名巫师相同血液的人,生活会受到改变。”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在注入魔法时一定要集中精神,想着魔法世界外的一切。若有分心,则后果无法设想。”盖勒特补充道,合上了他膝头的书。他转头看向阿不思,手撑在他身边,眼神里是试探。


“这很棒,如果你要问的话,我以前从没听说过这种魔法。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阿不思笑着回答他,用手拨开他脸颊旁的凌乱发丝。


“太好了,”盖勒特凑过去,飞快地在他唇上一啄,“那样我们可以使另一个世界的我们过上美好的日子,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哦盖勒特,可是你无法确定在那个世界里我们是不是认识,所以保险起见,要从相识,相知,一步步发展……”


剩下的话全都被盖勒特堵在了嘴里。他们心中满是面对新魔法的强烈向往,吻得有些热情过头。阿不思没法继续稳定靠在背后的树干上,他倒向一旁,红色的长发和身体一起陷进柔软的草地里。


盖勒特没有就这样饶过他,而是俯身吻上他暴露在外的修长脖颈。同时手指解开了他的衣扣,似乎比翻书时更加灵活。


“一步步发展到相爱,就像我们。”他说。


阿不思目前没法思考这话什么含义,那些温热的触感让他理智溃散。可无论是什么意思,他想自己都会认同的。


美好得过分,他想。然后抬手攀上了爱人的肩。





一整个下午他们都陷在草地里,身上沾满了七月的热烈温度。谁也没有注意,金色灿烂的阳光已经变成了和煦的夕阳。夜晚来临了。


当他们整理好衣服,用几个魔咒消除了一切痕迹时,已经是晚餐时间了。阿不思选择和盖勒特一起去巴希达那里吃晚餐。他们才刚完成身体与心灵的契合,他实在不愿意回去面对不稳定的妹妹和暴躁的弟弟。


带着一些愧疚的情绪,阿不思在餐桌上吃得很少。他和盖勒特通过历法简单演算了一下,发现最近一次的木星闪烁日就是昨天。也就是说,今晚,是适合他们做实验的时间。


于是饭后,他们再一次来到了河边的草地。阿不思在月光下划开自己的手指,如同书上所说,将血液注入了试管里。


另一个世界,魔法外的一切。阿不思在心中想着,虽然这些都毫无根据,也听起来荒诞至极。但年轻总要去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年轻需要疯狂,自己循规蹈矩的生活也是。


盖勒特替他念了愈合咒,指腹的伤口立刻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接下来是清水如泉,血液被稀释了一些,阿不思在木堆上燃起熊熊业火,热气蒸烤着他们。


闷热的晚风此刻显得格外清凉。盖勒特将试管递给他,月光和火光倒映在眸子里,他示意可以注入魔法了。


“我希望,另一个世界的我可以有机会认识你。”阿不思看向爱人的眼睛,纯净的魔力从他指尖流入试管里的液体,“无论有什么障碍,都无法阻止我遇见你。”


一个无声咒,试管悬浮到业火上方,高温使蒸汽带着魔法析出,夜色里依稀可辨一缕白烟升腾而起,缥缈向夜空深处。


他们在满天闪烁星光下,在炽热的熊熊烈火前,在夏夜的安详静谧里,在这个美好的世界里拥吻。


爱是魔法,是不可抗力。所以他们相爱。他们还希望另一个世界的彼此也能知道。







Toby伸了个懒腰,合上手中的书。他平心静气地读完了中午看到一半的内容,才想起手机已经躺在桌上很久了。


他揉揉发酸的眼睛,拿起手机,习惯性地正要去刷推特,就发现又有几个好友的未接来电和未读消息。我不会出门的,我也不想看演出,他在心中默念,固执地打开了推特。


下一秒,经纪人的消息弹了出来。Toby只好退出推特。他匆匆浏览了一遍那条消息,脸上的表情瞬间不可控制地变成了吃惊。


场地电路故障是什么意思?怎么会无法修复?为什么临时找不到别的场地?通告怎么就好端端地取消了???


这太草率了。他的惊讶转变为愤怒,最后化成郁闷。他还没来得及扔掉手机,弹出的朋友的消息就在他心上压上了最后一块砝码。


“我刚刚打电话问了你的经纪人,她说周六的通告取消了。所以你必须和我们去看演出!你没有借口了!”


“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你不得不出门走走了。这就是不可抗力。周六见。”




TBC.


————————————
初次尝试我仿佛就不小心爆了字数……总之就是个魔法入侵现实世界的故事,一切都变成了不可抗力。下一章Jamie就上线,我保证。

我保证不发刀。ggad负责瞎折腾,tomie会好好谈恋爱的。我对梅林起誓。

最后感谢大家的红心!我会尽快更: )

评论(9)

热度(72)